中原教育周刊 > 地方

宁波基础教育改革之路怎么走? 名师名校长共寻“解法”

发布时间:2022-06-06 15:54:07来源: 现代金报
  

  “双减”下,如何推动教学管理和教师专业发展持续向高标准迈进?如何让课后服务更有质量、更显温度?6月2日,宁波市举行“高质量课后服务 高标准教学管理”基础教育改革论坛,20多位来自宁波各中小学的名师名校长齐聚一堂,直面难点,分享各自的心得体会。

  本次活动由宁波市教育局教研室主办,海曙区教育局教研室承办,海曙外国语学校协办。论坛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进行,通过网络进行直播,给一线教育工作者提供一个交流平台,也为宁波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智慧和动力。

  把生活化问题变成课程 开展项目化学习

  随着“双减”政策从落地走向纵深,课后服务不只是解决双职工家庭孩子放学接送这一难题,而是作为原有知识性课堂的有效补充,从原来倾向“教”到现在更注重“育”。

  “‘杨梅采摘神器制作’‘杜绝高空抛物’‘垃圾分类’……一个个生活化问题变身项目,变成课程,让学生动起来、学起来、思起来。”海曙区古林镇中心小学校长林群谈到,以往学校的项目化学习普遍存在时间不够、研究不深入的缺憾。怎么样培养孩子由储备型学习向应用型学习转变能力,成了一个难点。学校从顶层设计入手,整合基础性课程、拓展实践性课程、自创个性化课程,构建博雅课程群。而相关项目从经纬主体课程剥离出来后,纳入博雅服务课程体系,并利用课后服务时间开展项目化学习,有了充足的时间去实践,深受孩子们的喜爱。

  余姚市第二实验小学的课后服务经历四个阶段后,理念从“服务”转向“育人”,提出了三个“坚持”:坚持不加重学生负担,坚持有利学生身心发展,坚持全面提高学生素质。校长柴利波认为,绑在孩子身上的“学业之压”绳索是否能够松动?家长们已经形成的“剧场效应”能否得到缓减?课后服务是个重要抓手。学校采用“运动+素拓+作业”和“‘4+1’常规加特色”双轨制课程形式,以及“2小时服务+爱心驿站”管理模式,在课程内容和时间安排上满足不同学生和家长需要,既缓解学生疲劳,也提高学生兴趣,提升学习效率。

  “课后服务的课程体系,应当围绕培养中小学生核心素养而打造,它不是简单的加法,而是彼此融通,形成合力,实现课程体系的精准供给。”奉化区实验小学校长郭旭结合学校打造的“三链一体式”课程分享心得,从“学科答疑链”“主题学习核心链”再到“跨科整合延展链”,课程结构不仅消弭学科边界,打破现有学科单一、繁复的屏障,有利于学科之间的交叉、渗透与融合。

  关键词 家校互联

  引进优质社会资源 大胆尝试家长走班

  当校内课后服务逐渐取代校外培训,如何确保课后服务课程质量,是家长的最大关注点。

  鄞州区江东中心小学开展的个性拓展课程,引进校外培训资源,提供运动、艺术、编程、科技等课程。在课程内容的设置上紧扣儿童需求,设置“科技与创新”“生活与运动”“人文与艺术”三大课程群,实现了教育资源的优化配置和创生增值。而看护性课程是由年级组老师进行学业辅导、答疑,解决双职工家庭接送难的问题。从课业辅导到能力培养,学校课后服务衍生出的多种组合设置可以满足不同家长、学生的个性化需求。

  全面实施课后托管后,宁波国家高新区实验学校大胆尝试家长走班,开设“职业课程”。比如某位家长擅长军事科技,学校就安排这位家长每周上一节国防教育课,采用走班制。等到孩子所在的年级组各班都被轮到一遍之后,再进行年级轮流,一年级家长到二年级上课,二年级家长到三年级上课……以此类推,一学期下来所有班级都上了一遍,构建了全员覆盖的课程体系。“家长的潜力被大大挖掘,从‘职业人’转身走向‘教育人’,可以丰富课后服务课程供给,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所需。家长通过这样的活动也可以更了解孩子,更了解学校,真正实现家校合作共育。”校长罗树庚说。

  镇海区中心学校探索“学伴小组”,以同班级、同小区或同爱好为主要考量因素,在社区、博物馆、大自然等场所,采用“1+N”(即学习 其他)形式开展活动。“学伴小组”在实施过程中,通常设组长(学生)和辅导员(家长、社区志愿者等)各一名,每一次活动在自主策划、申报成团、有效实施、整理成果中形成闭环管理,多元化的内容,让周末“有滋有味”。

  关键词 作业改革

  打破固有认知 作业也可“私房菜”

  “清楚作业的‘底线’和‘空间’的重要性,恰恰能触摸到作业对教学的推动力,作业变革对教学管理的推动力。”奉化区新城实验小学校长刘善娜认为,作业有了合理的设计,自然就会跟进去相应的反馈与评价。设计探究性作业的时候,面对问题,教师自己也要简单思考一下,拉一个思维导图,看看自己能做到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如果觉得困难,才会改进设计,才会逐步形成良好的探究问题设计意识,“我要设计怎么样的引导问题,使我的学生都能够明白我在要求什么”。

  从课程的创造性实施到课堂的智慧化探究,从作业的分层化设计到评价的多样性探究,鄞州区第二实验小学教育集团校长章国明介绍了学校的“森林式”管理。各学科以“作业私房菜”的形式变革传统作业模式,在基础作业之外设计可爱的作业、有趣的作业,实现符合学生能力发展的“私人订制”。作业可以因趣而生:低年级的孩子拿着识字大转盘在教室四处寻找对手,来一次识字大PK;高年级的孩子手牵竹节人,从图纸设计到使用说明一应包揽……当作业优化突破了孩子固有认知中的形式,学习成了一场惊喜连连的大型游戏。

  关键词 教师发展

  推“邀你来听课” 形成教学管理文化

  教学的管理离不开教师的管理,教学的发展也离不开教师的发展。在教学方法的改进上,常规班级授课制强调同步教学,无法满足学生千姿百态的个性化需求,犹如一个“沙盒”限制了教师的课堂教学。如何帮助教师打破这一限制?海曙外国语学校主张教师通过“微共体”协同学习的开展,创造让每一位学生都能获得成长的高质量课堂教学,通过聚焦教师最为擅长的教学设计研究,引领教师致力于基础性问题和挑战性问题的设计,赋能教学。

  江北区第二实验小学以“邀你来听课”为抓手,努力促进教师专业发展,为课堂教学增效赋能。全校教师不论年龄和学科,主动邀课率达100%。有些青年教师更是多次邀课,积极主动的教学研讨氛围日渐浓厚,教学管理文化逐渐形成。

  浙江师范大学附属慈溪实验学校为教师制定教师个人专业发展规划,找到自身发展方向和自我发展目标。即对专业发展的环境、个人的专业需求、个体发展水平等进行全面分析,对自己进行全面诊断,客观分析自己的短板,列出存在问题,以及问题如何解决。根据自身实际制订五年发展规划,不同层次的教师找到不同的发展方向。

  论坛尾声,宁波市教育局教研室主任杜世海说,宁波基础教育的改革方向将运用系统思维的方式,整体构建学校育人体系,以核心素养为本,以义务教育课程方案为纲,让各项改革措施各归其位,并通过梳理分析其内在逻辑关系,建立学校改革整体框架,聚合各项改革协调推进的正能量,整体推进学校变革。

(责编: 辛文)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原教育周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归河南教育周刊所有。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原教育周刊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