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教育周刊 > 理论

儿童劳动教育咋升级?

发布时间:2022-05-31 10:45:24来源: 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太阳光金亮亮,雄鸡唱三唱,花儿醒来了,鸟儿忙梳妆……要学喜鹊造新房,要学蜜蜂采蜜糖,劳动的快乐说不尽,劳动的创造最光荣。”

  一首名为《劳动最光荣》的儿歌是几代中国孩子难以忘却的童年记忆,也是引导他们会劳动、爱劳动的最初记忆。日前,教育部发布《义务教育劳动课程标准(2022年版)》。从今年秋季开学起,劳动课将正式升级为中小学的一门独立课程。

  标准发布后,部分家长表示“举双手双脚赞成”劳动教育升级,也有部分家长担忧存在教具设备缺乏、教育内容陈旧、教学风险较大以及考评走形式等问题。新劳动课是否会走上异化为“家长作业、家庭负担”的老路?新华社记者就相关问题进行了调查。

  儿童劳动教育升级需立破并举

  新课标规定,劳动课程内容分为日常生活劳动、生产劳动、服务性劳动3大类别,共设置10个任务群。难度也由浅入深,从小学低年级的扫地拖地、洗衣服、养植物、养小动物,会拌凉菜,热馒头、包子,煮鸡蛋、水饺,学习使用小家电和纸工、泥工、布艺、编织等,到初中能独立制作3-4道菜;能对家电进行简单的拆卸、清理、维修;实践水产养殖、稻田养殖;熟悉一种工艺如陶艺、纸工、布艺;体验木工、金工、电子等;乃至体验三维打印技术、激光切割技术、数控加工技术等新技术。

  多地家长、教师表示,劳动课新课标内容丰富、层次清晰、系统科学,“升级感”明显。但要真正取得引导孩子们会劳动、爱劳动的教育效果,前提在于破除此前存在于劳动教育领域的一些“痼疾”。

  部分家长过度保护,越俎代庖。“孩子上学六年,没有参加过一次校园扫除,都是家长代劳。”长春市民王东明说,作为家长委员会代表,每次学校大扫除,他都会召集家长替孩子干活。“像更换教室搬桌椅、运动会制作班牌、照看物品等等,这些学生劳动内容,家长都会代劳。”

  部分教学内容与劳动实践相脱节。长春市某小学二年级家长郭晓路告诉记者,家长不但要完成班级布置的各种综合实践活动作业,还得给孩子摆拍“交差”。“老师在课上讲纯理论,就让孩子回家做饭,怎么切菜、开火、用油,孩子都没经验,伤着怎么办?最后还都得家长动手。”

  部分教学难度与学生阶段不匹配。“有时候真的太卷了!”合肥一位家长表示,之前学校安排让低年级小学生手工制作火箭模型。“孩子哪会做火箭模型啊?还不得家长代劳。”记者还了解到,由于学校布置的手工作业实在太难,家长也无法完成或是怕完成质量不高被其他家长比下去而选择上淘宝买手工成品交作业的情况也不少见。

  部分家庭教育导向仍然存在偏差。“如果不好好学习,将来就去卖劳力。”安徽合肥一六八玫瑰园学校东校区执行校长许静说,体验各项劳动特别是部分体力劳动旨在建立孩子会劳动、爱劳动的正确价值观,但这在部分家庭教育中却成了家长“恐吓”孩子必须好好学习的反面例证,严重影响孩子正确认识劳动价值。

  落实劳动课新课标仍需打消家长教师顾虑

  还有部分家长、教师和校方向记者表达了对劳动课新课标相关课程在安全性、专业性和复杂性方面的顾虑。

  难度系数会不会偏大?长春家长张雪冬表示,不少课程如果不在学校里经专人指导用专业设备操作,回家后家长也不会操作,比如维修家电、木工、金工,不少家长都没经验。“更别说像三维打印、激光切割、智能数控这样的新科技了。”

  危险系数会不会偏高?烹饪课需要用火用电,需要用刀切菜;维修家电需要用螺丝刀、电焊;种菜养禽还可能要用到农药等,新课标课程中涉及不少风险较高、学校严格管控的器械和物品。“一旦学生在上课过程中出现操作失误导致本人或同学受伤怎么办?”一位负责教学的小学副校长表示“学校责任压力非常大”。

  此外,一位多年从事劳动课教学的教师称,以烹饪课为例,即便是在学校食堂进行教学,学生做出的食物大多不是没熟、就是糊了或者盐等调味料超标,存在食品安全风险,如果都倒掉又可能造成食物浪费。

  教学压力会不会偏重?记者发现,不少地方中小学劳动课教师都是兼职,为数不多的专职教师的专业也与劳动课无关,要完成系统细致的新课标要求压力不小。“学校就我一名劳动课教师,负责所有年级。如果要按新课标要求开课,那实在是捉襟见肘。”长春一名任教于公办学校的劳动课教师说。

  儿童劳动教育升级还需系统优化

  教育专家和一线教师表示,只要对安全措施、课程内容、考评体系等方面问题前置考量、系统优化,儿童劳动教育升级能够顺利完成。

  安全教育优先行。长春吉大附中力旺实验小学综合实践部主任王威表示,设计好教学器具,如烹饪课刀具可以采用陶瓷刀或塑料刀,编织课可以用钩针代替毛衣针等,并制定严格的劳动课安全操作和教学流程,做好防范和紧急处置预案。“特别是上课前要将安全知识、注意事项等向学生讲解清楚,教师全程跟进看护。”

  校园劳动天地宽。沈阳市沈河区方凌小学在教学楼周边的角角落落开辟出百草园、百花园、百谷园等,教低年级栽种蔬菜、五谷,教中高年级种植花卉、中草药。安徽省凤台县古店中学在学校开辟了一块劳动实践基地“百丰园”,以班级为单位,分成不同的劳动实践活动区,每个班级都能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劳动实践活动。

  课程设计更科学。沈阳市沈河区二经街第二小学安排学生从三年级起每学期学会八大菜系中的一道菜。“通过由浅入深,逐渐设计烹饪课程的难度,很多学生到高年级都可以掌握几道拿手菜。”校长张岩说。

  考评要求更务实。沈阳市沈河区劳动教育教研员张丽华表示,对劳动教育,应该是把日常积累与期末的表现性评价综合起来,进行差异性评价。许静建议,对劳动教育评价标准,有关部门应进行专门培训指导,这有利于基层学校执行。

  挖掘师资更充分。“儿童劳动教育升级,教师是核心引擎。”方凌小学校长王娟说,该校任用学园艺专业的教师为专职劳动教师,并安排辽宁中医药大学讲师每周一次到校就相关专题授课。“校内老师有特长,校外有专业人士指导,形成持续为儿童劳动教育升级赋能的能量场。”

  王威建议,家长应从小培养孩子的劳动意识,引导孩子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协助家长从事力所能及的家务劳动,这样劳动教育才能实现家校衔接、事半功倍。

(责编: 张世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原教育周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归河南教育周刊所有。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原教育周刊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